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孟祥妲说经济

 
 
 

日志

 
 
关于我

经济评论人。个人专栏《蜜蜂经济寓言》。房地产、货币、产权与自由。 约稿信箱:zj6840@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数理模型解决不了经济问题  

2011-06-06 08:52:32|  分类: 房地产市场系列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现代经济学中最糟糕的认识倾向就是对方法论个人主义的抛弃。学者们只关心经济现象以及这些现象之间的量化关系。在他们的潜意识里,现代经济是一个整体性的复杂的系统,个体被系统的庞大力量裹挟着,只能被动地做出反应。因此,考虑个体行为是不必要的,对于经济体,要用系统性观点来看待它。关键是找出变量之间的关系和系统的数学性质,这样,当外界的影响(一个新变量)进入,就能计算出系统会得到(输出)什么样的结果。

这种方法被看作是对古典经济学静态分析方法的进化。由此发展出来了数理经济学、经济统计学和计量经济学。当面对具体的经济问题的时候,他们会说,我们的模型告诉我们,如此这般(加入某个政策变量),将会有某种结果。总之,个人消失了,个体的行为变得无关紧要了。人成了对外界刺激机械反应的物体,而不再是有欲望、有目的,会依照外界变化不断做出调整的能动主体。方法论个人主义的消失,也就是经济学完全被数学思维主宰。为了适应数学思维,他们的“只在路灯下找钥匙”,因为他们的数学方法,只能照见那么大的地方。毕竟,个人的情感、需要、目标、偏好、对自身利益无时不刻地关心,所有这些都不能化成变量进入方程。

因此,我们总能看到两种截然不同的对经济问题的看法。一种是盯住市场中的各种数量结果,另一种则是盯住市场中具体的人——那些能动的行为者。而这两种不同的看法往往会得出截然相反的结论。而那种盯住数量结果的看法,只要初始变量的选取有一点点微小的差别,结论就可能完全不同。

我将会在后面整个对房地产问题的具体分析论证中表明,为什么关注个人行为的方法(行为学方法)分析经济问题要远比那些数理的或计量的方法可靠得多。那些研究具体经济变量之间数量关系的所谓理论,可以恰当地称为“貌似有知识”。我们一样要关注数据,关注那些历史过程的变化,但更重要的是这些数据(现象)之间的因果联系,而不是仅仅把数据看作是一个既定事实。我们在经济运行中看到的一切事实,无一不是那里面所有参与者的行为选择、他们的相互影响相互作用的结果。

在一个市场中,每一类行为主体都会从他们自身的角度对市场的历史和现状做出判断,对将来的可能变化做出预测,并且根据这些判断和预测以及自身的特定需求或目标来做出自己的选择。要了解房地产市场的真实状况,我们必须对所有这些参与者的行为选择都加以分析。具体的来说,我们要考虑这些行为主体:消费者、房地产商、银行与其他信贷机构、政府官员(执行政策的人,尤其是地方政府和土地管理部门的官员)、政策制定者、其他经济部门,最后但并非最不重要的:经济评论人。所有这些人都在参与或影响着市场的运作。

这里的市场,也不能再看作是一个实体,而应该看作是各种不同行为主体共同行为结果的总和。除了那些交易行为之外,各个相关的部门,也不能再简单地看成是执行政策的机器,他们都是有自身利益和目的的能动主体,在各自权力所及的范围内,对市场发挥着影响。

当我们说市场中所有的人都是能动的主体,并不是说仅凭单个的的力量就能够决定或改变市场的趋势。单从某个参与人的角度来看,无论是消费者还是开发商,都难以凭个人力量左右市场。人的能动性主要在于他会随着市场的变化,随着价格和政策信息的变化而做出主动的调整。而这种由单个个体根据自身情况做出的行为改变,在长期中将会作为整体的趋势而对市场发生重大的甚至决定性的影响。

仅举一例来说明。比如说,近十年来房地产市场化运行中,政府曾进行了数次主要针对房价的“宏观调控”。现在我们知道,调控的结果并不令人满意。其根源当然是在这些调控政策本身。但是,市场价格的上涨,总还是参与交易的人造成的。当一次调控的政策出台以后,多数人(消费者)可能并不理解政策涵义,也不能推断政策的结果,他们通常选择观望,甚至还对调控的结果抱有期望。但是,当调控政策实施一段时间以后,人们并没有见到市场供求关系发生预期方向的变化。一旦他们意识到现实情况的趋势发生了什么样的改变,他们就迅速地做出调整,改变决策,由观望变成积极介入,少数个人的行动变成大家意见一致的共同选择,而价格短时间内上涨又会引发投机行为和更多的进入。最终我们看到的就是越调控房价越涨的现实。

房地产市场的问题,归根结底还是因为市场中出现了让大多数人不满的现象——主要是体现在房价上。这个市场的发展,越来越表现出与最初进行市场化的目标背道而驰的倾向。面对这些问题,我们有很多种对策。把市场作为一个“复杂系统”的方法,想要的其实是一个特定的结果。他们希望对系统输入一个变量就能得到一个理想的目标。他们不再关心历史,也不关心问题的来龙去脉。他们只要解决了“现实问题”就行。而这种目标必定是任意的。如果房地产市场因为房价涨得过快、房价太高而令人不满的话,那么,合理的目标是什么呢?让房价停止上涨,或者是让房价下降30%50%或更多。哪一个才是最合理的?

当一种理论和政策只盯着数据和特定目标的时候,必定无法全面考虑对经济造成的影响和后果。正因为这样很多政策只是一厢情愿,其结果与目标南辕北辙。要真正解决问题,必须了解房地产市场发展的整个历史过程,以及那些现实问题的由来;必须对房产商品的消费品和投资品属性做深入的经济分析(这一点几乎没有人关心)。尤其应该考虑的一个问题是,为什么中国的房地产市场如此特殊,竟然需要持续的甚至是永久性的干预和调控。而一个健康的市场,本身应该是可以良好地运作而无需调控的。

对房地产市场问题的讨论,核心问题是运用行为学方法做政策分析。如果我们的房地产市场是一个健康的、也就是无需调控的市场的话,那么政策分析自然就毫无必要了,供求规律就能解释一切。有一点值得强调,那就是,行为学的分析方法,看上去并不是那么“精确”。比如说,它不能准确地预测价格水平;如果它分析出市场中存在泡沫的话,也不能准确地给出泡沫化的程度和泡沫破灭的时间。但是,这并不是行为学分析方法的缺点。因为那些所谓数理的或计量的经济学方法,同样不能做出任何准确预测,它们所具有的不过是“伪精确性”罢了。

 

  评论这张
 
阅读(7576)| 评论(1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