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孟祥妲说经济

 
 
 

日志

 
 
关于我

经济评论人。个人专栏《蜜蜂经济寓言》。房地产、货币、产权与自由。 约稿信箱:zj6840@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自由的前景   

2013-01-04 10:59:1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经济学的作用

现代经济学的发展最为引人注目的一个特征,就是它已经全面深入地影响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这种影响是直接的和技术性的,其最主要的表现就是,大部分经济学家都同时也是技术官僚或者其参谋及建言者。简而言之,经济学是一门理论,也是一种可资利用的工具,它能够提供解决社会经济问题的办法和方案。经济学给执政者以指导,让他们知道如何更好地促进经济发展,摆脱暂时的困境,如何保证富裕和繁荣——有时还包括如何实现公平和正义。

正是上述这种普遍印象,和人们对于解决问题的急迫心理,让很多大众以为(多半是被灌输),若不能采取正确的经济学理论和正确的政策措施,经济发展将会受到抑制,遇到挫折,他们将会遭受损失。尤其是经济下滑、倒退,出现金融危机和市场恐慌的时候,人们更急于找到解决方案,或者更愿意听到有人给提供这样的方案。因为个人的力量微弱,毫无安全感和对现状的不满,人们要求那些拥有力量的人——掌握权力和财政开支的人——有所作为;也要求这些执行人的指导者,那些经济学家和他们提供的理论,是有力的效果显著的。失业的人希望重新获得就业,股市上赔钱的人希望再把钱赚回来,诸如此类。这种心态造成两个结果,一个是对经济学的长久的不切实际的期望,另一个是反面的犬儒主义的态度,对一切经济学都毫不信任。

个人无疑首先要服从自己的目标,他要优先考虑自己的处境,他要先关注自己行动的功利结果。从个人目标的实现角度来看,每个人都是功利主义者和机会主义者。他看待行动和结果之间的关系是具体的和直接的,无论是他自己的行动,还是他人对他的影响。

那些立足于直接影响和决定政策制定,要有所作为的经济学理论,以及这些理论的持有者,会受到大部分的关注。但是经济学并非只有这一种形态。自由选择的经济学,特别是其最优秀的代表奥地利学派经济学,清楚地证明了政府的经济政策和经济干预对社会的危害。自由主义经济学要求一种积极的政治运动和“消极”的经济运动。前者要求实现自治和法治,后者要求社会管理者退出一切对经济活动的干预,把人类的所有经济运行都还给市场。

对于自由主义经济学来说,理论的目的当然也是指导行为,但是它更注重观念对普通人的影响,而不是把经济学理论当成一种技术手段,它强烈反对经济学家成为技术官僚或者策士。对于经济政策,它唯一的要求是取消“经济政策”本身,换句话说,它不放过任何取消干预的机会,鼓励任何个人和企业对自由市场原则的重申。在它看来,任何对市场原则的回归,都更加有利于每个人的福祉,同时也是向自由前进了一小步。而整个世界的不断进步,也正是这样一点一点取得的。一个直接的例子就是,中国的改革开放,就是人们的自由和权利(同时也就是市场和交易的原则)不断地被(个人)重申和被(政府)承认的过程。

自由主义经济学以维护个人权利为己任,从与那些要求积极干预的理论对比来看,它似乎是消极的,但是,它的理论传播和行动仍然是积极的。它要求个人的积极行动,也直接诉诸于人的功利目的,只是目标更长远,视野更广阔。

 

二、道德的力量

蜜蜂的寓言中,描述了诸多的人性之恶。其实,他们中的大部分,或者不如说全部,都并不是真正的恶。只有当人们把无私和利他当成唯一的善的时候,这些德行才以恶的面目出现。这些所谓的“私人的恶德”,之所以能够成就公众的利益,恰恰因为他们都是善之始。

人们正是依靠这些所谓“恶德”,才从丛林社会中走出来,建立起一个自发的秩序,即市场和交换体系。同样是自发的对个人的生命和财产权利的保护,才造就了一个个繁荣和不断进步的社会。但是最大的悲哀是,人们并不理解这一过程。人们把家庭和小团体的一些行为准则扩大化和神圣化,因为那里是他获得更多安全感和“保障”的地方。这样,道德的真正起源被遮蔽了,一些必将带来恶果的伪善占据了上风,受其影响,文明发生了倒退,主要体现为原本开放的社会变成了封闭、保守和等级制的社会。开放社会的表现出来的是富裕、繁荣、文明和进步,而封闭社会则是贫困、萧条、野蛮和停滞。

社会转变同时伴随着道德风气的转变。自由人的意气风发和勇于开拓,让位于奴隶的意志消沉和固步自封。再次扭转非常困难,需要强大的内外部条件。好消息是,人的天性中包含的改善自身境况的欲望和冲动是不可消灭的。蜜蜂的那些“恶德”是无法从人性中扫除的,只要有一点点机会,自由的种子就会发芽。

 

三、自由与人类社会的前景

自由主义观念的胜利,有一个至关重要的先决条件,它来自于人的观念转变,来自于大众对一系列事实的确认和认同,同时,取决于人们的意愿。这个先决条件就是,人们追求自由和正义这一长远目标的动机,能够有效地压制人的短视的、高度机会主义的动机。

蜜蜂的寓言洞察到,人人都是投机分子,是机会主义者。但是,一个似乎悖谬的问题是,为什么如此功利的,如此机会主义的个人,会为相当长远的未来投资,这种投资甚至会长过个体的生命期。如果人类不能从一开始就克服短视的机会主义动机,文明社会根本就不会产生。人们小心地呵护其财产,耐心地等待种子发芽结实;人们打造远航的船只,到陌生之地与人贸易。这些都源于人对自身的一种推己及人的洞察,自由人(财产的合法所有者)的友善行为,能够获得相应的报答。事实的确如此,一旦人们意识到一种交往行为模式带来的好处,立足长远的想法立刻就战胜了短视的机会主义动机。正是人们对长期保持财富(也就是贸易机会)的渴望,让大多数人自愿地尊重他人的生命和财产权利、尊重他人的行动和选择的自由。蜜蜂式的繁荣社会,而不是高压之下基于命令与服从的秩序,得以获得长久发展的动力。

每个人都是某种程度的机会主义者,毕竟人要生存,就必定得急于满足一些基本的需求,但是每个人的机会主义倾向是不同的。目光最长远的人,成为最优秀的企业家,而那些相反的人,则变成了小偷、骗子和强盗。不管这些禀性有多少天赋的因素,我们知道,社会环境条件会对整体的形势产生影响。自由、开放、法治的社会,鼓励人们去克服自己的机会主义动机,奴役、封闭、专制的社会,则鼓励人们扩大自己的机会主义动机。

对自由前景所抱的悲观态度,是错误地理解了人性善恶。也是过分强调了人性中机会主义的负面作用。按照这种观点,人们应该一直生活在黑暗的中世纪之中,文明繁荣的资本主义现代社会根本就不会到来。因为在十七世纪,现代自由思想刚刚萌芽的时候,其反面的力量是如此强大,而自由的力量是如此渺小,甚至听到和理解了自由声音的人,都只是寥寥数人而已。那个时代最有远见卓识、最大胆的自由主义思想家,也绝不敢预言我们今天所取得的进步和成就。我们正享受的自由,法治和经济繁荣,简直是绝无可能的。

这一历史的回顾提醒我们,蜜蜂的力量,是一种正向的力量。它所欠缺的,是人们对自身长远利益的正确认识。我们已经看到,人们愿意为很久以后的未来投资,是因为对这个投资有信心——他相信个人权利是有保障的,法治将会保护他未来的收益。从另一种角度来说,越是有利于保护人们长期投资的制度环境下,人们越有维护和完善这一制度的意愿。如果他们做出了错误的(事实上有害于他们长远利益的)选择,那不是因为他们的动机有问题,而是因为他们对理论和事实的理解有误。而正确的经济学理论,正是帮助人们建立正确认识的前提。

对自由前景的乐观还源于这个事实,即自由观念不需要占据每个人的头脑。自由的观念一直是借助市场和自发秩序的力量来发挥作用的。也就是说,尽管头脑中观念混乱且自相矛盾,但是蜜蜂们会为了自身利益的动机,事实上追随正确的道路。我们在社会经济活动中,可以见到无数用自己的行动否定了自己的错误思想而不自知的人。曼德维尔、洛克、亚当斯密们的思想从来就没有赢得过大多数,但这丝毫不影响其大行于世。

从奥地利学派的理论自身来讲,它需要扩大自己的影响,但也绝不需要全体或大多数的认同。因为只有这种理论才能最终正确地理解和解释人的行为和社会经济现象,它的解释力和预见力就必定能持久发挥作用。我们应该用今天的人看待十七世纪之人的眼光,来设想未来的人看待我们的眼光。自由是一小步一小步地前进的,当某种优势已经取得,某种形势已经形成,我们才会恍然发现,有些东西已经不可逆转地改变了,特别是观念已经改变了。如果我们坐着时光机器穿越回1978年,就能理解我们已经习以为常的生活和思想,是如此地不可思议。

 

自由的力量是强大的,它一经展示和发挥,就会益发强大。光荣革命,法国大革命和独立战争之后的英法美,其发展和取得成就就是一个典范。同样,人们选择自由的动机也是非常强大的。一旦有机会用脚投票,人们总能给出更愿意接受自由的答案。穿越柏林墙、深圳河、三八线和佛罗里达海峡的人们,正是在摆脱束缚和追求生存发展的权利。

  评论这张
 
阅读(10166)| 评论(2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